他叫冯巩,是民国副总统曾孙,也是现任民革中央副主席.

N潮流2019-11-20 08:59:23

2018年春晚,朱军不在了,董卿也离开了,那些大年夜陪我们跨年的熟悉面孔很多已经离开了春晚的舞台,引得人们唏嘘感慨。直到冯巩带着那句经典的“我想死你们了”登台,观众们才会觉得,春晚,还是原来的那个春晚啊。今天的有声私享,就让我们一起来聊聊冯巩的故事。

1957年,冯巩出生在祖宗留在天津民主道58号的一套老宅里。而说起他的家世则让人瞠目结舌。他的曾祖父冯国璋,是著名的直系军阀,袁世凯复辟称帝后曾任命他为参谋总长;黎元洪继任大总统后,冯国璋又被选为副总统。生在如此显赫的贵族之家,冯巩是不折不扣的名门望族。

左图冯国璋,右图为冯巩在《建党伟业》中饰演的冯国璋

然而,祖上余荫并没有福泽到他这一代。冯巩小时候居住的大杂院,是个典型的“贫民窟”,30户人家挤在一起,没有一间不漏的屋,没有一块平坦的地,住的全是靠卖苦力挣钱的贫苦人们。年幼懂事的冯巩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到菜市捡过菜帮儿,到工厂的废土堆上捡过煤核儿。

但苦中作乐,上学期间冯巩也开始学样板戏。他拜了一位琴师,不到三个月,便能用京胡像模像样地拉出几段曲子了。为了学琴,他偷着卖掉祖传的一个大铁炉,换来一把胡琴。而正是这把胡琴,才让他的才华逐渐崭露头角。

一次,学校宣传队要排演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先生的代表作《友谊颂》,这是一个讲述中国铁路勘测队员在坦桑尼亚修建坦赞铁路的作品。口齿伶俐的冯巩在这个相声里展现出了非凡的艺术天赋。马季听说有学生能表演他的《友谊颂》,特从北京赶到天津,戴着大口罩,亲自看冯巩的表演。演出大获成功,马季非常高兴,提出要将冯巩收徒的想法。虽然当时并未如愿,但在未来,马季和冯巩注定将有一段师徒缘分。

《友谊颂》

喜爱文学艺术的冯巩,毕业后成为了天津纺织机械厂的一名工人,但他不愿放弃自己的艺术梦想,后来坐火车去参军,成为了一名文艺兵,但因为花名册上却没有他的名字。他当了两年的“黑兵”,入伍的问题仍然难以解决,回来之后,“铁饭碗”厂里的工作也以擅离职守的理由不许他进入。

就算是在那样糟糕的境遇里,冯巩仍然没有放弃自己对表演艺术的热爱和追求。几经坎坷,他终于被选入铁路文工团,成为一名演员,并终于投身著名表演艺术家马季门下,学习相声的创作与表演。

因为他的谦虚幽默,作品充满深意,冯巩逐渐成为春晚必邀嘉宾,越来越多的演出表演,工作变得忙碌起来,留给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

一天,正兴致勃勃为冯巩做酱菜的老妈突发脑栓塞,生命垂危……母亲的猝然昏迷,深深刺激了冯巩,他在母亲病床前长跪不起,泪流满面。在母亲昏迷的4天4夜里,冯巩衣不解带地守在病床边。

母亲得了老年痴呆症,见人就打,家里被摔得一片狼藉,冯巩的哥哥姐姐也都步入老年,实在经不起折腾,跟冯巩商量:“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被拖垮的,要不咱们把母亲送精神病院吧?”

冯巩心痛如割,他认真地说:“这些年你们已经为母亲尽孝了,现在该轮到我了,我把母亲接到北京去。你们放心,我比你们岁数小,经得起折腾。”

冯巩为了让母亲恢复意识,和妻子停止一切工作,全心全意的在家照顾母亲,陪母亲拼图,耐心和母亲回忆过去的事情,为了刺激母亲加快恢复,冯巩拿出30万元,将自己早年的经典相声都拍成了音配像相声让母亲看。

而每年春晚冯巩就特别要求不做压轴,较前上台,就是为了赶回家陪母亲刘益素过年。

鉴于冯巩的感人孝行,2011年,中国广播艺术团授予冯巩“道德模范·最佳孝星”的荣誉称号。

如今的冯巩是家喻户晓的相声演员,登上春晚舞台最多的老艺术家,他仍然对人和和气气,一副谦虚和善模样。低调做人,从未有过丑闻,每次接受采访永远是谦恭礼让,总会给别人留面子。每次获奖后第二天,都会派司机将钱送回给主创。

前不久刚过了六十岁生日的冯巩,已经不再年轻了。最美好的岁月时光,都留在了春晚的舞台上,他还能再喊多少次,“我想死你了”呢?

播讲人:江苏新闻广播主持人 铁坤

编辑:泊南

音频制作:李康


Copyright © 广州口罩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