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以后,女人你最好这样留住男人!早看不后悔!

有一家书城2019-11-07 16:32:47

前期回顾==

38

  她刚打开门并没有想到会看到陆恒在,陆恒此刻双眉紧锁,他在看到郑萌萌之后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憋出“郑萌萌”三个字。

  郑萌萌缩了缩脑袋,她看到陆恒这样就怂,可是她现在明明是在理的一方,不行,她要拿这件事情好好的跟陆恒谈判。

  当她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眼睁睁的看着陆恒摔碎了他前不久才从拍卖市场淘回来的瓷盘,她明白,陆恒是真的气极。

  “郑萌萌,你敢背着我偷男人!”他硬生生的把郑萌萌要说的“陆恒你敢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这句话活活的憋了回去。

  他刚刚……在说什么?

  看着郑萌萌犯蠢的样子,陆恒冷笑:“够了,别装了,照片在桌上,你跟你野男人的照片。”

  真是莫名其妙,郑萌萌大步朝客厅里面走,她想看看到底陆恒在冤枉她什么,当她哭过陆恒的时候却被陆恒一把捞了起来,她被本来放着瓷盘的鞋柜上面。

  她扭着身子要去看所谓的照片,大吼大叫着让陆恒放手,陆恒死死的盯着郑萌萌的眼睛,似要看穿她一般。

  “郑萌萌,你真能装。”

  这就是陆恒盯了自己半天的出的结论,他说自己能装。

  郑萌萌活生生的把眼眶里面的眼泪憋了回去,她已经够难过了,还要被冤枉:“贼喊捉贼有意思么。”

  “你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你才清楚的很你做了什么事情吧!”郑萌萌大叫。

  她看着陆恒的脸就讨厌,以前怎么喜欢现在怎么讨厌,她烦陆恒每次都对她凶不拉几的,还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行为。

  统统的一切,她都讨厌。

  “郑萌萌!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陆恒低吼,他看着郑萌萌红肿的眼眶,原来郑萌萌哭泣并不只是为自己,他曾经以为她的眼泪只属于自己。

  每次心疼却又避开她的雷点不谈,窝囊的郑萌萌总是让他想要狠狠抱在怀里不松手,但太过分的眷恋,会让失去变的难受。

  他却完全没有做好要失去郑萌萌的打算。

  可他现在已经,非常难受了。

  郑萌萌一时间没忍住,嚎啕大哭起来,她想,陆恒的脾气是被自己活生生的惯出来的,以至于现在这样自己都差点要哄着陆恒让着陆恒。

  自己又有什么错,她只是深爱着这个男人,难道她就要忍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上床送别的女人东西还要让自己的男人觉得这样非常的顺理成章。

  她窝囊,她觉得委屈。

  陆恒对于郑萌萌的哭泣心软了几分,叹了口气,自己走到客厅里,拿起照片往郑萌萌身上摔,期间不曾看过照片半秒,仿佛怕刺痛自己:“你自己看。”

  郑萌萌捡起散落在自己身上的照片,她看到照片里面的自己,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刚才她遇到沈聪然和沈聪然一起在甜品店的时候的照片,还有沈聪然把手放在自己手上的各个角度的抓拍。

  “你找人跟踪我!”郑萌萌气的把手上的照片往陆恒身上甩。

39

  这算什么,自己不过是跟沈聪然偶遇,而他呢,难道送首饰和留唇印也是偶遇吗!

  “不跟踪你我这绿帽子还要带到什么时候!”他一开始就怀疑郑萌萌这段时间的古怪,今天的照片并不是他找人跟踪的,是有人送到家里来的。

  明知道是陷井,可是看到郑萌萌让人拉手的照片,他就失去了理智,照片上的郑萌萌没有反抗,也没有要反抗的表情。

  这样的反应刺痛了陆恒的神经。

  “谁给谁带绿帽子还说不一定!”她气愤至极,感情要多么的薄弱才会让他这样对待自己,大概是想要让自己当那个负心的顶罪羊,自己落的个好名声罢了。

  “郑萌萌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陆恒看着郑萌萌的眼神是恨。

  郑萌萌有些发憷,却更觉得悲伤:“你滚吧,没什么好说的了,你能做出这种事情来,算我白爱你一场!”

  一场十年的光阴,爱上了一个想方设法算计自己的男人呢。

  陆恒站在郑萌萌不远的距离,郑萌萌坐在鞋柜上略高过于陆恒,她的眼睛要垂下几分才能直视陆恒的眼睛,她想,自己真的没多少次这样的机会略微俯瞰陆恒。

  或许今后也不会再有。

  不知道是否是角度的问题,她竟然看到了陆恒眼睛里的受伤。

  受伤。

  她一直以来都坚定的相信,陆恒是不败的存在,无论是哪一方面,陆恒都会让她由衷的产生崇拜的感觉,陆恒强到不会在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

  至少她没有看到过。

  然后她看到陆恒不再看自己,转身开门离去,留给她的是一声不大的关门声,还有一室的清冷。

  她满脑子都是陆恒受伤的表情,一时间无法断定究竟是陆恒负了自己,还是自己负了陆恒。

  此刻,她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这些,支撑着身子走到沙发上蜷缩成一团,额头带着薄汗,肚子穿来的绞痛拉扯她的神经,让她的呼吸也变的沉重。

  好痛……

  陆恒……

  每每在她不舒服亦或者有危机意识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恒,也只有陆恒,可就是这个人,前不久离自己而去,他不要自己了。

  这样的想法让郑萌萌的泪伴着汗一同往下掉,她好像做了一件糟糕的事情,她把陆恒逼急了,陆恒不喜欢女人咄咄逼人的样子。

  顿悟没持续太长时间,疼痛让她整个身体虚脱,她的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记得了。

  转眼醒来,是冰冷的房间,她四处张望了下,看到冰冷的器械之后才能确定,这里真的是医院。

  胃部的疼痛减轻了很多,她的注意力又回来了,抱她过来的人很明确的只有一个,当她想至此处,就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她吓的连忙紧紧的闭上眼睛。

  后来一想,这样太假,又让自己放松点,看起来不像是假装的,可早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秒,陆恒已经看到她眼睛闭的太紧眼角周围的褶皱,随即又消失不见。

  他默默,看样子,聪明了不少。

40

  陆恒的身后跟着医生,郑萌萌很难想象他能这么的没礼貌,医生好像并不介意,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恭维:“是急性肠炎,我开了点药,再让她留院观察几天为好,对了,小陆啊,什么时候来家里坐坐,我那个女儿,整天吵着要再见你一面。”

  好吧,她瞬间觉得陆恒是对的,该把他堵在门口不要进来的,省的自己身体不舒服还心情烦躁。

  “你们先出去吧。”没有回答医生的话,反而是叫他们离开房间,陆恒这点让她非常满意。

  她并不知道自己满意得嘴角都勾起了笑容,这样傻乎乎的样子,被某个人全部看在了眼里。

  “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陆恒的声音显得很不耐烦。

  惊讶于自己的伪装怎么会被戳破,她睁开眼睛看到陆恒一脸烦躁的样子,心,瞬间又冷了下来,他们吵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怎么会忘记。

  “谁让你来的,你出去,我要一个人好好休息。”郑萌萌赌气的把棉被整个拉上来盖住自己的整张脸。

  “要我出去帮你叫谁进来吗?”陆恒语气少有会这么阴阳怪气的时候。

  “叫谁都不叫你。”她在被子中说话,语气自带闷闷的感觉,当她说完之后没有听到来自陆恒的任何回应,她慢慢的把棉被往下拉,露出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几下,原来陆恒还在,只是阴沉着一张脸的样子,看上去十分恐怖。

  她吓的缩了缩,可她病怏怏的躺在病床上又能缩到什么地方去,窝囊的她不敢再招惹陆恒,又慢吞吞的把被子挪到头上盖的死死的:“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半天也没有听到陆恒发出任何的声音,大概过了快五分钟,她才听到房间门开了又关,他大概是真的出去了。

  可是郑萌萌还是不敢马上看陆恒究竟走了没有,她就是这般窝囊,窝囊的她有一肚子的委屈也不敢当面质问陆恒,要说为什么,郑萌萌是太怕。

  太怕她真的质问起陆恒来,得到的是肯定的答案。

  那时候的自己又要怎么办,当个缩头乌龟,躲在壳里能多久就多久,每次嘴硬说要讨回一个公道来,其实她弱的要死怕的要死。

  不想,不要失去陆恒。

  担惊受怕的眼泪齐刷刷的往下掉,她闷在被子里哭了一些时候,实在热的受不了才扒开床单,抬眼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混蛋,她骂陆恒根本不解气还不管饱,她现在又饿了。

  自己这副模样能去到什么地方,只能咽口水不去想饥饿这件事情,可郑萌萌这种吃货,饿一分钟都难受,更别说现在她满脑子跑着炸鸡腿烤羊肉的图片。

  她低声不知道咒骂了陆恒多少次才听到病房的门打开的声音,一动不动的盯着陆恒看,眼睛出现亮亮的色彩。

  她看到了她爱了这么久的魅力四射的陆恒,和他手上拎着的自己等了好几分钟的饭盒子,这对她来说,是人生中最幸福的两件事情。

  有人爱,有东西吃。

41

  可她万分不能表现出自己这般怯懦的模样来,咽了咽口水也是小心翼翼的在被子里偷偷进行,陆恒冷眼看着她:“起来吃饭。”

  本想再矜持一下的郑萌萌“刷”的一下坐了起来,没朝他扑过去已经很矜持了。

  看着饭盒中的东西,郑萌萌惊呼:“是海鲜粥。”

  香香的,软软的海鲜粥,是郑萌萌最喜欢吃的。

  可她的眼神却落在了陆恒的手上,那个地方自己曾经咬出过一道痕迹,当时陆恒就叫了个医生朋友过来,来者一看,哟呵一声,打趣道:“这是动物咬伤的嘛?”

  陆恒没马上答,斜眼瞅着角落里画圈圈的郑萌萌,一本正经答:“之类的东西。”

  郑萌萌气的站起,指着陆恒:“你才是东西!”

  陆恒一听,挑眉:“你难道不是东西?”

  恼得郑萌萌说不出话来。

  本一段时间过去了,伤口快要好点,但陆恒手上的纱布好像变的更大了点,是她的错觉吗,郑萌萌来不及细想已经被肚子饥饿感充斥大脑,她要吃饭。

  她的右手挂着水,左手用勺子很笨拙,懊恼的郑萌萌看了站着的陆恒一眼,陆恒轻微的叹了口气,坐下来,拿过郑萌萌手中的勺子道:“真笨。”

  可她送进嘴那一刻脸瞬间皱成一个包子样,咧声道:“谁做的啊,都糊了。”

  她吃过的那几家可不是这样的,不知道这次陆恒是哪买的这么难吃。一嘴巴的糊味。

  没想到她这么一说却招来了陆恒的冷眼,他肯定的回答:“我做的!”

  啊……

  啥?

  半天没反应过来的郑萌萌不敢相信的看着陆恒,想看到陆恒否定她心中所想,但陆恒没有表示,这么说来……饭盒里的海鲜粥还有很多,她盯着看了半天,又抬头看着陆恒,张开了嘴巴,陆恒还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可是喂起郑萌萌来,动作显得轻柔了很多。

  没想到他们还能像现在这样,大吵完之后有突然间的和平,但不知道这和平能持续到什么时候,她在想自己的好日子到头的那一天要如何是好。

  她咽完一口又张开嘴巴,反复几次,饭盒已经见底,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吃完了味道古怪的东西,原来挑食的人也不是什么不好吃的都不吃。

  吃饱了的郑萌萌还满足的打了个嗝,她也顺便无视陆恒朝自己投递过来的鄙夷眼神,她就是这样了,怎么着吧?

  好在陆恒没跟她继续计较下去的意思,拿着饭盒就打算转身走,不能马上适应的郑萌萌开口阻拦道:“你就走了啊?”

  陆恒回头看了郑萌萌一眼,点头肯定,郑萌萌惊:“你还真走了啊!”

  她无法习惯一个人待在一间冰冷的病房里面,她会浑身不自在的。

  陆恒烦的回她:“我把饭盒洗了。”

  “啊……哦。”她仿佛听懂了,却又好像没有懂,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陆恒真的有一天告诉她他要洗饭盒子?可能吗,她想这饭盒子一定很贵。

  这也是她不太好使的大脑里面能找出来的唯一一个可能性了。

  没想到陆恒又回到了她病房里,手里提着一台笔记本,在她病床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打开电脑,不知道在干什么。

  郑萌萌很好奇,偏着脑袋想看陆恒在干什么,陆恒一个眼神瞪过来:“老实点,做你平时一直在做的事情。”

  “什么?”她偏头想着,陆恒怎么说话越来越古怪了。

  “吃完睡。”他回答的直接。

  郑萌萌怒瞪他一眼,得,这男人就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羞辱讽刺自己的机会,很好,她睡就睡。

  顺势躺下来,没想到头还没沾到枕头,就先碰撞到墙壁,发出一阵闷响,郑萌萌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自己就能这么背!

42

  陆恒眼神很复杂,参杂着各种,更多的是心疼,这一点被郑萌萌看在眼里如同羽毛般刮着自己的心脏,有种酸酸涨涨的感觉。

  倒是陆恒没去看郑萌萌的眼睛,专心看着她的后脑勺,问道:“很痛?我去叫医生来。”

  他背对过去,很快手被另外一只手抓住,顺着手臂看过去,看到郑萌萌小动物般的眼睛,听她说:“别去啊,我不想一个人。”

  她真的很不想一个人,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

  不知道陆恒听懂没有,但他还是坐下了,大手伸到郑萌萌的脑后,轻轻的揉着,郑萌萌痛的脸挤成一团,半点形象不讲。

  但是渐渐的疼痛没那么明显,郑萌萌的脸才舒展开来,慢慢的看清了陆恒的眼神,却惊的说不出话来。

  她没想过陆恒的眼神会如此悲伤,她的心脏像是谁用大手紧紧的握住,一点点的收紧,闷疼闷疼的。

  不自觉的抬手放在了陆恒的脸上,他的皮肤很好她很喜欢摸,可是陆恒大多数时候都不让自己摸,只有在陆恒“舒服”了之后偶尔会主动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她如同那个时候一样,一点点的摩擦起陆恒的脸来,明明是三十好几的人,却保养的很好,他是哥哥,而她都成阿姨了。

  感叹一声,却看到陆恒的背后站了个人,她的手还僵在陆恒的脸上,眼睛却看直了。

  陆恒也发现了什么,转身一看,眉头紧皱:“你来做什么。”

  出现在郑萌萌病房里的人,手里拿着一束花,笑容满面,看到陆恒散发的怒气也不怯场,他就是林嵩明。

  林嵩明扬了扬手中的花束,从容的走到郑萌萌的床头边上,拿起空着的花瓶就把花插了进去,郑萌萌发现这样近距离的被陌生人看着很不好意思,她渐渐的收回了放在陆恒脸上的手。

  说真的,她那一刻非常的不舍,所以她现在很烦林嵩明,打扰到自己好事的人却一点自觉不讲,还在旁边陆恒坐过的沙发上坐下来。

  他笑容满面的问道:“听说表哥生病了,我来看看,没想到表哥你没病啊。”

  陆恒皱眉,林嵩明马上举起双手澄清:“是公司同事说你请病假了,组队要来看你,被我打发掉了,你看我多好,可没想到生病的是嫂子,嫂子什么病啊,没事吧。”

  林嵩明轻松的态度半点不像关心人的,郑萌萌见他问的是自己,也只好敷衍过去:“没什么,胃痛。”

  “怎么就突然胃痛起来了,真是,我表哥就是不会照顾人。”

  林嵩明这么一说,不过是客套话,可听在两个当事人的耳朵里又非常的古怪。

  她胃痛的原因不过因为一份冰淇淋,可冰淇淋的背后暗藏的种种,是两个人都不愿想起的过往。

  不知情的人总是会有意无意的戳中你敏感的地方,你能做的不过是笑笑,别人不知你悲伤,你也无法描述其形状,最后只能什么事情都变成一道不知道在哪弄出的疤痕,一痛才看见。

43

  两个人的平静还是被打破,身为罪魁祸首的林嵩明大概意识到了什么灰溜溜的就走了,关门声一响起,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好像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之间终究隔着一点距离,不近不远,想要跨过去却非常困难。

  郑萌萌心里说不出的失落,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动来动去,才闷闷的说着:“你也走吧。”

  想跟陆恒待在一起,但不想看到陆恒,这样的思想非常矛盾,郑萌萌的小脑袋瓜怎么也理不出一个思绪来,也就找不到正确的应对方法。

  但她知道,眼不见心不烦这句话的意思。

  陆恒盯着郑萌萌看了半晌才说:“郑萌萌你就作吧,你别后悔。”

  他一字一句,说的清楚明白,郑萌萌听的仔细,没错,她也不想后悔,可陆恒走出去的背影已经让她难过的快要掉下眼泪来。

  眼睛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可想做的依旧是哭泣,对于自己的懦弱,她也渐渐的不耐烦起来,陆恒也一样,已经很不想搭理自己了吧。

  郑萌萌出院的时候陆恒没来,来的是小杨,小杨冲着郑萌萌尴尬的笑着招了招手,郑萌萌反应了老半天才想起这个人来。

  是自己选出来的小杨啊。

  小杨说明了来意,他是受了陆恒的吩咐过来帮郑萌萌办理出院手续和送她回家,郑萌萌听到小杨这么说才收回了一直看向门口的眼神,失落的点了点头。

  小杨不是没有看到,想说什么却忍住了没说,微微叹了口气,说自己办完手续再来接郑萌萌,郑萌萌没应答,眼神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小杨来接,出院,回家,不过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她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长,没有陆恒在的日子原来能这么难熬,以前陆恒也不是二十四小时都陪着她。

  可她知道陆恒就在自己身边,一个电话就能见到的事情,可现在不一样,她没有打电话给陆恒的勇气,也没有叫陆恒死到自己面前的魄力。

  她还是太软弱了。

  回到家已经三天,陆恒一次没有回家过,郑萌萌当然知道陆恒真的没回来,她在门口的地板上坐了三天,坐到她的腿麻到僵掉就换成四脚朝天的躺着。

  她想要第一时间就看到陆恒,要是自己在二楼的房间里,没见到陆恒怎么办,她很慌,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等不到陆恒,却等到好几次小杨,他出现的时间很有规律,都是在饭点时分叩门,她起身开过几次门,看向小杨的眼神渐渐的从喜悦变成了淡漠。

  小杨尴尬的把手中的饭菜递给郑萌萌,还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是陆总叫自己来的,郑萌萌只是点点头又接过来,关门吃饭。

  现在饭桌上已经堆了一个小山堆的饭盒子,陆恒说过他要洗的,怎么已经这么多天了,他还不回来,不知道馊掉的饭菜飘来的臭味熏的她眼泪都掉下来了吗。

  小杨出现的次数多了,也忍不住要提醒郑萌萌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陆总只是这几天很忙,忙完就回来了,郑萌萌听到小杨这么说,明知道是安慰,心中却扬起希冀来。

  是不是真的到了不忙的时候,陆恒就回来了,回来给她洗饭盒子,回来骂她笨骂她傻,然后狠狠的欺负她,看她哭泣的样子却笑着。

  一切能重新来过,是她现在翘首以盼的事情。

  可她没等到陆恒,却等到了她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她接到了苏尚瑶打来的电话。

44

  看到电话震动的那一秒郑萌萌还以为是陆恒打来的,满心希冀的拿起电话来看,并不是陆恒的号码。

  他的号码很好记,即便是她这种脑子笨的人也能记个大概,可这个不是,她失落的竟不想接起来。

  但电话一直在她手心里震动,对方好像有种郑萌萌不接就继续打下去的意思,一直没有挂掉电话。

  郑萌萌只好接起来,“喂”了一声之后,并没有马上得到回应。

  她以为是信号不好,从地上爬起走到阳台边上,继续“喂”了两声,可对方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挂掉电话的意思。

  郑萌萌虽笨,但她也有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通电话并没有那么简单,也不敢轻易的挂掉手中的电话。

  她心里有几分没由来的紧张,捏着手机的手渐渐的沾染了些薄汗,她怕自己预想的是真的,或许说她怕自己快要面对现实了。

  “是萌萌吧,我是苏哲哲。”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直接判了郑萌萌死刑,她嘴唇发白,认命的闭上眼睛,此刻已是心酸的想哭都哭不出来,语气带着少有的冷,郑萌萌答她:“别叫我萌萌,谢谢。”

  大概知道郑萌萌会如此,苏尚瑶并没有恼,反而轻笑一声:“我想跟你见一面,你现在方面吗。”

  郑萌萌想,自己全天都很方便,方便的要命,但她不想见到苏尚瑶,自称自己是苏哲哲的苏尚瑶,叫着自己男人给她的名字的苏尚瑶。

  她讨厌得这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人,甚至恶毒的想着苏尚瑶为什么不死掉,死掉就好,她就能什么事情都当没有发生过继续跟着陆恒好好的过下去。

  但苏尚瑶活着,好好的活着,是她的眼中钉心中刺。

  “不可以吗?唔,我还想跟你谈谈最近的事情呢。”苏尚瑶是个歌手出生,声音一直很悦耳,有人评价苏尚瑶的声音让人听了很舒畅。

  可现在郑萌萌却难受的要命,她听到苏尚瑶说最近的事情,第一反应就是那枚陆恒衣领上的唇印,她打死也不相信这件事情跟苏尚瑶没有任何关系。

  “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郑萌萌回道,她想了想,自己真如同陆恒说的一般,笨的要命,她要真跟苏尚瑶出去,说不定会因为听到一些让自己失去理智的事情。

  她想,自己现在能这样分析起问题来,是受了点陆恒的影响。

  “噗,我们之间怎么会没什么好谈的呢,不是还有陆恒吗。”苏尚瑶轻笑一声,那般刺耳。

  郑萌萌觉得,这辈子自己都没有这般窝囊过,她委屈的想要马上见到陆恒并投进他的怀抱里面,那是她觉得最安全最能依靠的地方。

  可是现在,她如同乌龟一样缩进了自己的壳里面以为就不会痛了,真的有人会想要掀开她的保护壳看她有多么的脆弱。

  苏尚瑶没有放过她一分一毫的意思,她连反驳的可能都没有,她只是陆恒现在的枕边人,跟苏尚瑶一样,与陆恒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关系。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渴望嫁给陆恒,以报复的心态,原来自己也是恶毒的,但自己的毒液裹在了皮囊里,没有伤害就不会破开来。

  当此刻陆恒已经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伤害袭来她只有接受,但不代表她打算就这样过去,她是包子,也只是在面对陆恒的时候。

  别人再伤她一分试试看,她郑萌萌就算被伤害十分,哪怕千辛万苦能伤对方一分她也乐意。

  陆恒不是说自己心机么,她要心机给这些人看看,不是什么人,她郑萌萌都要老老实实伺候着。

45

  跟苏尚瑶约好的地方是在一家还算出名的咖啡馆里,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苏尚瑶冲着她盈盈一笑,她的手边是一杯昂贵的蓝山咖啡,还有她来的时候带着的墨镜和口罩。

  她还是老样子,容貌本就精致,还化了点妆容,更显的美丽动人,相比起素面朝天的郑萌萌,她觉得自己在气势上就弱了下来,好在她不丑,不然会被苏尚瑶比了个干净。

  郑萌萌盯着苏尚瑶手边的东西看了半晌,惹得苏尚瑶好奇的问:“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郑萌萌过了一会儿才抬眼看着苏尚瑶,很认真的回答:“你要是真的想不引人注目,你可以约我去一家苍蝇馆子素面朝天的过来,带着墨镜和口罩,来这么一个人流攒动的地方,会不会太不适合了。”

  本来笑容满面的苏尚瑶此刻笑容有点挂不住了,她没想到郑萌萌会这么说,一脸的尴尬,但是她很快又恢复了过来,郑萌萌暗叹,演员就是这点好,情绪能够受自己的控制。

  她闲的这么慌为什么不去参加一些演员培训班,至少自己现在就不用这么难受了,反正也是花的陆恒的钱,请点贵的好的都没问题。

  是他伤自己的,总归是要他来补偿,郑萌萌懂得这个道理,但不忍心这样,要是她跟陆恒之间总归要一个人难过伤心的话,她想自己来承担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受伤了难过了,她也可以慢慢的让自己恢复过来,时间再长再慢都没有关系,只要不伤害她爱的人就好,这样她会更加伤心难过的。

  “萌萌,我们真的是很久没见了,这次回来,我一直很想见见你,但太忙没有时间。”苏尚瑶说的样子极为诚恳,要是不经历这些郑萌萌可能就信了。

  毕竟她是一个连电视剧都愿意去相信的人,唯一不相信的,也只有面前的苏尚瑶了。

  郑萌萌深呼吸一口气,再一次用不容置喙的语气说道:“请不要叫我萌萌,我们没那么熟,谢谢,还有,你既然没时间,就别见陆恒了吧,你忙,他也很忙的。”

  她在捍卫自己的地位!她虽然弱,但不代表不会反抗。

  苏尚瑶这回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只得顺着郑萌萌的话说:“是挺忙的,但有些时间还是能抽出来的,不是吗。”

  为了陆恒抽出来的时间吗。

  她看着苏尚瑶,总是会往苏尚瑶的嘴唇方看去,那刺眼的玫红色,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让她怎么去相信,这不过是苏尚瑶的无心之举。

  “陆恒衬衫上的吻痕,是你弄上去的吧。”郑萌萌没想到,自己此刻居然会如此平静,她并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痛哭流涕。

  可能连自己的心都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问出口了,比自己想象中的轻松,可是问了之后心开始空荡荡的疼。

  苏尚瑶显然知道郑萌萌会这么问,并没有否定:“是没错,是我做的。”

  她的肯定,却是在郑萌萌的心口上撒盐,事情已经肯定了下来,她再自我安慰大概也没什么用了。

  “项链呢,项链也是他送你的吗。”大抵还是有些不死心,郑萌萌继续问道。

  没想到苏尚瑶本来平静的脸上露出几分惊讶,但马上又消失不见,让郑萌萌不知道是自己真的看到了,还是错觉,她没有笨到去问苏尚瑶是不是听到她的话很惊讶。

  “项链很漂亮,我很喜欢。”苏尚瑶端起自己面前的咖啡来,一点点的抿着,莞尔一笑,很夺人眼球。

  虽然没有肯定的回答,可是郑萌萌明了,还需要苏尚瑶怎么说她才能够不那么执迷不悟呢,看样子,苏尚瑶已经是势在必得了。

  而她,此刻被人攻陷了城池,只剩一步,就能让她万劫不复了。

  什么时候苏尚瑶住进她家来,什么时候她郑萌萌就可以滚蛋了,可是她凭什么要把自己的东西拱手相让,郑萌萌半分不想退让。

  心中有痛,更多的是恨,恨自己被蒙在鼓里这么久,恨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还以为她跟陆恒之间还有感情可言。

  她天真的以为陆恒虽然不提结婚,心里对她也有感情,可感情这件事情真的很明朗,要是有感情,也不会在跟她说着情话的时候,转身送别的女人礼物了。

  这就是没有感情。

  “你找我过来,不是为了叙旧吧,我们也没什么旧情可续的。”郑萌萌在说,有话快说有屁放,可她这样的话也只有在面对陆恒的时候才说,见到外人,她怎么也无法粗俗起来。

  “是啊,我是有件事情想问你。”苏尚瑶盯着郑萌萌的眼睛看,看的郑萌萌的心中发毛,直到她听到苏尚瑶说道:“郑萌萌,你占这个位置太久了,现在这时候,也该让一让了吧。”

  郑萌萌震惊的无法马上回答,她看着苏尚瑶的样子,虽然在笑,却带着点阴冷,她此刻是彻底的跟自己撕破脸来。

  她要自己让座。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明日继续更新!

Copyright © 广州口罩价格联盟@2017